2020-01-11
围城内外的选择 你是否会辞职去做摄影师

  •●△▪️▲□△◆▼这两年,当辞职去旅行,辞职去实现梦想的口号越喊越想的时候,也有不少人选择离开安逸的工作环境去风雨兼程做摄影师,是逃避现状还是实现梦想,这样的选择当中有多少故事和付出,你是否想过,自己是否有资本有能力去完成自己的想法,而不是空谈。有人说,人生就如一座围城,里面的人想出来,外面的人想进去,都是一种相互羡慕的状态。

   辞职去摄影,是好是坏,前后是一种怎样的状态?对此,我们采访4个不同领域不同行业的摄影师,来看看他们选择前后的故事。

   现年33岁的敬翰1月提出了辞职,他打算去做一个全职摄影师,在这之前,他就职于成都某事业单位,是一名普通的职员。在工作之余,摄影是敬翰生活最大的奋斗目标。在微博上,他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摄影师了,擅长唯美清新情绪类的女性人像的拍摄,也吸引了不少摄影爱好者和摄影师的关注。

   采访敬翰时,他说刚从大理拍摄回来,1月份提出的辞职,到现在领导还是没有批准,他说如果5月还不批准,就打算直接离职,要开始筹备6月的旅拍和摄影培训。

   事业单位的枯燥和单调重复,让敬翰觉得失去了奋斗目标,同质化的生活让他寻觅新的出路,而此时,摄影上获得的成绩让他想要跃跃欲试,当业余摄影能够获得的报酬和收入已经超过工资时,敬翰开始思考要不要辞职去做全职摄影师。

   12年5月份,敬翰买了人生中第一台单反,当时是为了给自己的孩子记录一些生活片段,没想到买了相机后就一发不可收拾,和刚刚入门的摄影爱好者一样,敬翰也是看片子,泡论坛,搜网络上的摄影教程。他说,喜欢这种寻觅美的感觉,用闲暇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也很好的陶冶自己。慢慢的,一有空闲时间他就和影友约着去拍模特,做后期,然后对比和学习自己的不足。

   很快,敬翰的照片就在各个摄影论坛和微博上被热推,他的请新化活泼的风格,很快就受到大众的认可。一年后,敬翰开始尝试突破,他开始关注国外的摄影作品,希望自己拍出的人像能够往情绪和观念方向去突破,他说:“我不想做别人做过的东西”。

   敬翰说,他13年的状态就是“否定中肯定自己”,别人不待见自己的作品时,自己肯定自己,当别人捧你的时候学会否定自己,然后找到更高的摄影目标。性格活泼外向的敬翰也收获了不少摄影师朋友,他喜欢和不同的摄影师交流,取长补短。

  2014年,敬翰的摄影慢慢趋于成熟有了自己独特的风格,长久的积累也让他收获了大批粉丝,这个时候敬翰开始尝试利用周末时间做巡回拍摄,慢慢的摄影也让他有了自信,也能获得一定的回报和收入,这个时候,敬翰考虑到,辞职去摄影。

  2015年1月的时候,敬翰发布了一篇长微博《2015,向着梦想出发》,一分时时彩技巧在文章中开头,他说:“我是敬翰,一名来自成都的80后摄影师。2015年的1月,我选择了一种简单的生活态度,辞职做独立摄影。很多朋友觉得这样可能连生计都无法保障,可安逸平淡的生活已让我丢掉了原本的锐气,我不想连梦想也失去!于是我义无反顾的整装出发了,梦想,只会越来越近。”

  而准备辞职的过程当中也有纠结和困顿,其中最大的困难来自于家人。前几年,敬翰冒出辞职的想法时就和家人沟通,但是放弃稳定的工作,并且做摄影师后要经常出差,家人不理解,其中最大的冲突来自于和他的父亲,传统思想的老一辈,总是认为摄影是一种不务正业,只是一种爱好。而后,敬翰在摄影中慢慢做出成▼▲绩和改变,慢慢的也就获得了家里人的默许。在今年过年前,敬翰和他的父亲好好的谈了一次,父母表达了不支持不反对的态度,他的父亲告诉他:他的想法也有一些不成熟的地方,但支持他的选择,同时也希望他能安排好自己的时间和做好规划。

   在获得家里人的支持后,敬翰就开始摩拳擦掌,满腔热血的开始自己的摄影师生涯了。

   敬翰对于自己的摄影师生涯的规划是三个方面,第一是传统的接客片和拍摄,第二部分是联合摄影师耶稣和爱良安开始线上教学,第三部分就是人像的旅拍及培训。

   很快,今年2月份,敬翰和他的摄影师伙伴就开始了线上教学的招募,针对摄影爱好者,进行人像类摄影的培训,3位资历丰富的摄影,再伴随着较低的收费,第一期的培训所获得的效果较好,也是非常鼓励敬翰的。很快,他就要准备开展线下教学。敬翰告诉我,他所讲授的不仅仅是技术,更重要的是如何正确的看待自己并提高审美。

   同时,敬翰和他的摄影同伴也去了一趟大理,拍摄样片,在微博和网络上进行推广和宣传。对于未来,敬翰还是充满了信心,★◇▽▼•他认为了解市场需求,找到受众群体和客源是他努力的第一步。同时,他希望能够做出和市场不一样的东西,能够为更多人的接受和认可。

  而28岁的浙江小伙郑宇翔,已经辞职做了1年多的全职摄影师了,问及他这一年的感受,有喜有悲,但是在寻觅突破和发展,去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事业道路。

  大学毕业后的4年时间里,郑宇翔一直在互联网公司工作,那时,摄影是郑宇翔的爱好,平时上班,周末创作来赚零花钱,但是做专职摄影师的想法也一直伴随着他,从未停止,直到2013年年底的时候,他狠下心,开始转行做摄影师。

  事情起源于2013年7月,郑宇翔的朋友约他去东南亚某岛屿旅拍,于是他们去当地考察,这个备受中国人青睐的旅游岛屿常年有大量国人在度假,他们看准了这个商机,准备长期为人拍摄写真、婚纱以及家庭合影等照片。在组成了5个人的小团队后,他们便开始了行动,整个人团队有化妆、有摄影、有摄像、有后期等等,然后便在当地租了房子,长期驻扎为人拍照。

  11月,郑宇翔和他的团队到达这个小岛,便开始在互联网上宣传,拍摄样片等,慢慢的到2014年后,他们接的单子也越来越多,2天拍一个客人,摄影师和摄像师都忙的团团转,这种形式也让他们收获颇丰。

  但好景不长,当郑宇翔的团队达到好的运作和发展的时候,郑宇翔和他的合伙人在发展上产生了冲突,经营理念、股权分配、工作重心等方面都有着很大的分歧。郑宇翔想主攻人像写真方向的摄影,而他的合伙人却希望在家庭照上发展,同时如何收费、是否涨价、宣传的重心等等方面两个人有着很大的差距,不得已,在2014年7月的时候,郑宇翔选择了回国发展。

  团队的发展理念上出现差异是郑宇翔远远没有想到的,好的商业运作方式就此泡汤也十分可惜,●现在的他,不希望把精力过多的放入人像客片上面,而是想转行到商业艺术类的照片,“想拍自己想拍的东西”他说实现艺术才是理想。

  因为摄影师行业的灵活性,郑宇翔无规律的生活有时也会怀念从前的工作,但他不后悔转行做了摄影师,他说自己的目标就是找到理念相同的人,然后把摄影事业做起来。

  职业摄影师的细草说,全职做摄影师就如现在很火的程序员去创业一样,都有一个误区,认为有技术就是万能的,但是带有技术思维的摄影师们,更重要的是应该去关注市场的动态,摄影师技术的高低更重要的是能够被大众审美类认可。当摄影作为一个谋生技能后,摄影师就需要转变角色,对自己职业进行更精准的规划,很重要的是经营能力。

  摄影师细草从某科技公司离职到现在,做了5年的职业摄影师,这5年他也是兜兜转转吃了不少亏,到如今才慢慢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。

  2008年摄影发烧友细草在某科技公司做着自己并不喜欢的工作,谋生了做自己的工作室的想法,然后积极筹备与朋友合伙,在09年成立细草摄影工作室,和所有刚起步的工作室一样,4个人的小团队,细草也是从人像写线年客片,这让细草有着“洪海薄沙”之感,辛苦的工作和经营却带不了同等价值的回报和收入,他说除非工作室能包装好规模化经营,不然个人生存是非常艰难的,知名度难以打开,给每位客人都是定制服务,但是工作室定价又不能高,导致了成本投入也高,同时缺少有效的宣传,效果也难以保证,吸引来的客户群体也有限。

  而后,他认识到,这是一个全民摄影时代,摄影的门槛越来越低,做传统业务的工作室难以维持。在2011年时,他开始转型,减少客片的拍摄,开始做自媒体,打造个人品牌。他说,还是应该做自己擅长的事情。从小喜欢传统文化的他,开始在微博上发布一些自己拍摄的照片,如园林风光、寺庙文化、传统中国风系列的摄影作品,慢慢的就有一些汽车和红酒的商家找他合作,拍片,拍摄的不仅仅是产品图,而是给整个商品做文化宣传和包装。慢慢的就有越来越多的电子商务公司找他合作。细草也成功的转型为一个商业类的摄影师。

  而在摄影上打开知名度的是2013年,不少政府旅游局和商业公司找他合作拍摄园林风光等内容,同时,自己的知名度也大大的提升,自己个人的微博公众号也蓬勃发展,在微信中,他分享的不仅仅是局限于表面的技巧,更多的摄影的思路和理念无偿的分享给摄影爱好者们,做着自己喜欢的领域,也被更多人认可,同时,社会认知度也有着提升。他说,做文化领域的摄影比较小众,但自己有着独门的拍摄思路和拍摄风格,这才是自己能够越做越好的原因。

  摄影师细草用了4年时间来转型,直到他30岁时,才开始有所小成,他说要好好抓住这些机会和契机,才能更好的顺势而为。细草说,2009年时还是挺痛苦的,收入微薄、客源少,也没有资金能够做特色东西,觉得自己有时候是在“拿着自己的前途开玩笑”,但是这一直他都没有放弃摄影,一直都在慢慢的积累和沉淀。他说,人这一辈子不长,需要有规划的去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  ★-●△▪️▲□△▽

  带着些许文气的摄影师细草,在慢慢的摸索和寻觅着适合自己的道路,他最近也在和出版社筹备出书的事情,和摄影有关和文化有关,他说“片■□以载道,哪怕不赚钱,也要为自己的理想主义做一些事情。”

  经历了迷茫、转型和探索,摄影师细草说,“慢慢的探索适合自己的道路,△摄影师的个人能力是最重要,但不仅仅是摄影技术,还有自我的定位、影响力以及对市场的了解。”在他看来,摄影师需要营造个人圈子,获得有效的人脉合作,引来商业合作,才能带来持续恒定的发展。

   对于这些并不走寻常路的摄影师们,我们采访了从事了20余年摄影的摄影师肖锋。

   肖锋认为,只带着一腔热血去做摄影,在这个时代并不靠谱。他说,这个全民摄影的时代,拍出极好的大片并不是少数人的技能,只有有好的思路和构图,手机都能拍出意境。肖锋给我举例说,就如以前的司机行业,只是少数人所专长,所以是非常“吃香”的行业,而到现在,开车是每个人必备的技能。同理摄影。

   肖锋说,当然,摄影这个行业也有需求量,但是除非做的非常高端和个性,比如很多在摄影培训机构学了半年的学徒,可能都没有很多人拿着手机拍的好,这种反差是存在的。把自己的爱好和技能当做工作,是很容易让人感到极大的落差的,和预期不一样。

   很多自学的摄影师把摄影作为艺术来看,但现实中,商业化的环境让摄影类似工作,摄影师就如流水线上的工人进行重复性的劳动。而现在个人工作室也愈发的难以维持,从10年到现在,大的工作发展整合壮大,占了有利资源也掏空了市场,小的工作室单打独斗,仅仅靠口碑无法承受日益高涨的成本。而在北上广,商业摄影竞争也愈发激烈。

  口▲=○▼

   对于想要成为摄影师的人们而言,肖锋的建议是一定要拍出不一样的东西。不同于早期的胶片时代,成为摄影师还是需要很大的成本的,而现在的数码时代,作品更加容易趋于雷同。同时,微信微博是较好的自我推广的平台,因为这种“不花钱打广告”也合乎现在粉丝经济时代的发展。和国外摄影师越来越吃香不同,中国的摄影师大多是在吃青春饭,不少摄影师在年纪渐长后会被迫转行,所以肖锋建议新入行的摄影师们,要看准发展,尽量走在时尚的最前端。

   在采访这几位摄影师时,他们都说,摄影师从来都不是体面的行业,外出摸爬滚打都是正常,而放弃了安慰的职业,义无反顾选择去闯荡去奋斗,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这些摄影师们都充满了斗志和向往。

   我期许能写的这篇文章,能够把几个具有代表性的摄影师的成长历程、如何选择,以及苦衷和规划、建议都能写出来,能够探究一个群体的状态。也希望能够给大众一些启发和建议,对于关注普通摄影师的生活的文章并不多,希望这篇文章能够是一个入口,拉近读者与现实的距离。

   但是关于选择,有人说,对于未来,最重要的不一定是机遇是能力,很有可能是选择。抓住属于自己的道路,多多考量,找到最合适自己的路是每个人都需要关注的,不要盲目去行走,对于众多狂热的热爱摄影的发烧友们而言,更重要的是多多评估自己所处的位置,考量自己的摄影实力和水平,而不是一味的去逃避,毕竟当你把兴趣爱好作为职业时,很有可能是失去这个爱好的开始。而那些真正有能力有梦想的人们,会把这条道路越走越宽广,越走越美好。★▽…◇

   大浪淘沙,这个时代总是会有那么些时代弄潮儿站在最高处,指引着普罗大众的前行,不论做了何种选择,都大踏步的坚持走下去吧。